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合作时报网 >> 人物绽放>>正文内容

吴光琪:做笋农利益的守护者

合作社鲜笋收购现场。

人物志

  对于吴光琪来说,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运营并不简单。不仅合作社要能生存下去,竹农的利益要兼顾,还要应对笋商的恶意竞争。但是,吴光琪勇做笋农利益的守护者,以对竹农的深厚感情,引领合作社做大做强,从而让当地的笋农及周边县市的笋农、笋商都得到了实惠。

  1992年,吴光琪带领一批林农回到了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溪口镇,开始从事鲜笋销售。自此以后,吴光琪销售鲜笋的足迹遍布浙、苏、闽、沪、鲁、京等多个省市,鲜笋销售额累计达5亿元左右。2008年,秉承“民办、民营、民受益”的宗旨,他带头成立了龙游竹海鲜笋专业合作社。成立10年来,带动当地鲜笋、笋干等笋产品销售额达14亿元以上,合作社也成为了全省最大的鲜笋集散地。

  “靠山吃山”做笋商

  早在1984年—1985年,龙游县就实施了“笋竹两用丰产林”建设。县内竹林面积由原来的30余万亩增加到了40余万亩,且80%的竹林都集中在溪口镇附近的几个乡镇。为此,笋竹产品成为了当地林农收入的主要来源。然而,由于山区闭塞,林农们的鲜笋基本上销售给当地的十几家笋罐头厂,其价格也由厂家说了算。“压质压价”、“几天一个价”、“打白条”、拒收等情况时有发生,这也导致了林农们的鲜笋收入一直非常有限。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光琪却看到了商机。他迅速关闭了建在外地山区且不太景气的竹筷厂,在1992年初,他带着一批合作办厂的伙伴返回老家,开始了鲜笋经销生意,并与鲜笋市场垄断行为做抗争。

  刚介入鲜笋生意时,吴光琪就针对性地亮出了“优质优价”“每天一个价”“货款无白条”等承诺,表明了自己与垄断行为做抗争的立场。同时,他强调源头收笋、收购当日鲜笋,以此来提高笋的质量和新鲜度;他强调鲜笋出运前,必须经过“破笋挑拣、削除笋茬、整理打包”,然后连夜出运。此外,他还强调农产品鲜销“每天一个价”。为此,吴光琪的“四项动作”很快就赢得了一批合作伙伴。

  鲜笋不易储存,对物流运输的要求也比较高,这对于吴光琪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于是,吴光琪开始把目光投向了鲜笋加工。凭借着个人的信誉质押,吴光琪说服了街路两旁的店商老板或住户,在天黑后免费让出店门口、家门口,以作为收购场地。为了在店商或住家的主人起床之前把场地收拾干净,吴光琪和伙伴们不怕辛苦,不停地重复着收购、加工、整理、发货……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四五年,吴光琪才有了一个像样的收购场地。

  在吴光琪的示范带动下,2002年,龙南山区首次出现了鲜笋价格不受笋厂控制的局面。鲜笋价格按市场需求走,售价大幅上扬,林农们笑逐颜开。为了让鲜笋销售更加顺畅,吴光琪在山东寿光农产品批发市场里,通过现场演示鲜笋菜肴烧制技术,培养起了当地鲜笋食品消费群。此外,他还独自上北京卖笋,并多次带领本地及龙泉、遂昌等地的笋商进军福建、江苏、上海、山东、杭州、宁波等地的市场推广笋产品。

  2006年,吴光琪申请注册了“龙游溪口”冬笋商标。如今,每到春节前一两个月,“龙游溪口”冬笋的日销量都在1000盒以上,甚至于上海等外地的消费者都会循着包装盒上的联系方式来购买产品。此外,“龙游溪口”冬笋商标还获得了森博会金奖。

  心系林农感情深

  2008年5月,在笋商及种竹大户的一致推举下,吴光琪牵头创办了龙游竹海鲜笋专业合作社。合作社拥有会员100名,另有600余人申请入社。

  为了给笋竹产业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同行们一致要求由吴光琪来主持制定规则。于是,早中期翌日鲜笋收购指导价的确定及出运拼车、“运费均摊、不得拒运”、鲜笋食品“拒用保鲜剂”等“三大行规”的制定,使得当地经营销售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同时,吴光琪还在合作社的墙上公开“不拒收、不赊账、不短斤少两”的“三大承诺”,意在营造良好商业经营环境。在实践中,他做鲜笋生意从不签订商业合同,却从未出现过货款纠纷;他从不“使诈”,却能成为某外地老板10个债主中,唯一收到1.2万元应付款的“角儿”。2013年,龙游县供销合作社注资参股合作社,助力笋竹产业及合作社进一步发展壮大。

  笋竹产业的发展,吴光琪时刻挂记在心上。不过,吴光琪最想看到的还是父老乡亲可以通过笋竹产业致富。

  做鲜笋销售得靠天吃饭,利润不高且非常辛苦。就开秤称重而言,在没有地磅秤时,吴光琪每年都要称坏台磅秤三四台。而鲜笋进店后的去渣、挑拣、包装、搬运、加工整理、打包发运,也是很累的活儿。但是,吴光琪认为自己与林农们都是在同一山区“靠山吃山”的合作伙伴,自己辛苦一点不算什么,一定不能让父老乡亲受委屈。在龙游县,吴光琪开出的收购价格不是最高,但收购价格比平均价格略偏上。此外,对运输鲜笋的包装袋子重量扣除,是全镇最有良心的一家。所以,很多年长的林农会在称秤时,故意将眼神移至磅秤以外,以示对吴光琪的信任。

  2016年4月中旬,由于县内4家笋罐头厂突然关闭,导致镇上的9个笋商也打烊拒收鲜笋。为此,面对林农们的一个个咨询电话,还有一批批早早赶往他家哀求式问询的百姓,吴光琪挺身而出,独自收购了10来天,将林农手中的30万公斤鲜笋变成了27万元的现金,而他自己则亏损了2万元。

  随着对行业情况的熟知,吴光琪深感科技对于笋竹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从2013年起,龙游竹海鲜笋专业合作社每年都要举办3—5次笋竹丰产技术培训。合作社聘请长期蹲点“接地气”的亚林所博导顾教授及浙江农林大学的一名客座教授,为林农讲授如何科学管理竹笋以及竹笋生产中需要注意的问题。如今,林农们生产的又嫰又粗的优质鲜笋越来越多了。

  多年来,在吴光琪的带动下,当地的种养殖业也悄然发生着变化。2014年,他从杭州市富阳区引进了优质水蜜桃品种,其采摘期长达4个月。目前,种植面积已达320亩。今年,水蜜桃的售价已经卖到了16元/公斤,极大地激发了当地林农的种植热情。2015年,吴光琪从浙江省湖州市及杭州市临安区引进的笋壳、竹叶等污染物养羊项目,则已成为治污又增收的典范。在这样的养殖模式下,每头羊的养殖成本可降低300元以上。如今,县内6家羊场已采用了吴光琪引进的竹叶、笋壳养羊技术,其饲养量已达1.2万余头。此外,得益于吴光琪的引领,年内溪口镇共有16个笋老板自筹资金建设了冷库,冷库仓储规模已达3000立方米,为当地笋竹产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如今,吴光琪已经是当地及周边县市林农们交口称赞的好人。逢年过节,总有一批批林农把自己家里生产、制作的蔬菜、发糕、馒头、粽子、鸡蛋、土酒、羊肉等送到他家。他往往需要三四天后才能搞清是谁送的,对于这个“甜蜜的负担”,吴光琪感到很开心。他知道,他的付出没有白费。

  现在,吴光琪为自己设定了新目标,那就是进一步壮大笋竹产业,带领乡亲们致富奔小康。

  (作者单位:浙江省龙游县供销合作社)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