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合作时报网 >> 人物绽放>>正文内容

有供销社助力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供销合作社合伙人李维维的养鸽故事

南兴养殖场。

 

  李维维,贵州省余庆县关兴镇人,85后“村姑”,2008年毕业于贵州电子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与恋人小王南下广州打工。2011年,一个偶然机会,李维维结缘肉鸽养殖,于是萌生了回到家乡关兴镇创办养殖场的想法。2013年,一番艰辛筹措,他们的南兴养殖场开始运营。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维维又结缘供销合作社。到了2015年,在供销合作社的帮助下,当初的小养殖场已成倍?



  距离贵州省余庆县关兴镇1公里处的关敖公路边,有一个地方名叫大寨。在大寨,有一家颇具规模的养鸽场——南兴养殖场。之前的南兴似乎静悄悄,最近突然声名“鸽”起了,南兴的主人——李维维的故事随着鸽子飞向了远方。

  回乡创业

  5月17日,南兴鸽场引来了一行人。人群中有余庆供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昊,还有余庆县松烟镇供销合作社主任罗成喜。

  几声喇叭响起,“李场主”连忙迎出门来。一身红蓝相间的工作服,虽然发型有几分潮,但眼神里透出的神韵脱离不了“村姑”的真诚和善良。

  李维维,关兴本土人,85后“村姑”,2008年毕业于贵州电子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与恋人小王南下广州打工。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维维结缘肉鸽养殖,于是萌生了回到家乡关兴镇创办养殖场的想法。2013年,一番艰辛筹措,他们的南兴养殖场开始运营。

  李维维与其他养殖场的创办途径有所不同。首先,她选择的时机正是禽流感爆发时期,市场低迷,许多养殖场纷纷转手出让或倒闭。这位85后“村姑”眼光独到,以迎难而上的勇气、以较为低廉的价格收购了附近几家濒临倒闭的养殖场2000羽种苗。凭着非常时期淘来的“资本”,迎面未知的诸多变数,李维维的南兴养殖场匆匆下海入市了。

  “我们必须抢在市场低谷时期进入,就算赌一把运气吧。如果市场旺盛时期进入,缺乏竞争力和资金实力的我们毫无优势可言。”这是李维维对当初抢滩入市的回答。

  正如当初所料,瘟疫很快过去,市场恢复正常。凭着2000羽“本钱”,凭着鸽子繁殖快的生长属性,2000羽变3000羽、3000羽变4000羽,两位“学生老板”淘到了创业路上的首桶金,养殖场以“小而精、滚雪球”的模式获得了良性发展。

  到了2015年,小两口的经营规模越做越大。当初的养殖场已成倍扩大,存栏量由当初的几千羽上升为4万羽,月销量一直保持在9000羽左右。

  与供销社结缘

  市场宽阔了,营销思路也得随之变化,这对有文化的小夫妻深谙“与时代同步学习”的深层次道理。因为商业模式发生了剧烈变化,电商网络异军突起,传统营销与网络营销的对峙越来越明显,单打独斗时代行将过去,抱团发展时代已经到来。他们需要寻找抱团发展的平台,而平台又在哪里呢?他们一直寻找着。

  一次偶然的机会,经过同学引荐,李维维认识了张昊。经过周密细致的商讨,李维维决定加盟余庆供销合作社下属的松烟供销合作社养殖专业合作社。从此,李维维感觉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带来的力量。以前是“富在深山少人知”,而今天是“供销助力名声远”,小两口对养殖场的前景更加充满了信心。

  李维维的加盟,令松烟供销合作社平添了一道风景、一块产业领域。供销合作社的故事,从此有了更多的内涵。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年春节后,又一场禽流感席卷中国南方。余庆县紧急防控,市场暂时性由3月中旬关闭到5月1日。无法抗衡的天灾面前,李维维只能默默承受。4万羽存栏量,一天要消耗多少鸽粮?40余天的市场关闭又要消耗多少?外行人不知道,作为行内人再清楚不过了。“天天在算账,夜夜心惊肉跳,只盼着禽流感能够早些结束。”这是5月市场解禁当天“李场主”对笔者的描述。

  而禽流感期间,“李场主”并非一个人在战斗。余庆县供销合作社、电商公司经常派人到养殖场为她加油鼓劲,共同商量良策,这给了他们夫妻无形的力量。“供销合作社对我们的精神支撑太有价值了,加盟供销合作社,这路走对了。”李维维每每说到此,脸上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5月17日,李维维迎来的这一批客人也为她带来了新的希望。“现在市场正在复苏,每天出栏量已接近300羽,但今后的路还长。供销合作社领导和电商公司领导一是来看望我们,二是他们正在帮我思考如何拓展更为快捷有效的销售途径,调研下一步深度合作的方式,协调改善更加环保的养殖环境。” 李维维激动地说。

  (作者单位:贵州省余庆县松烟供销合作社)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